罗永浩首秀“翻车”:议价能力若不提高 “低过老罗”恐上热搜

罗永浩首秀“翻车”:议价能力若不提高 “低过老罗”恐上热搜-南非海怪
编辑:四大凶兽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0年04月03日 08:25:35

罗永浩首秀“翻车”:议价能力若不提高 “低过老罗”恐上热搜

罗永浩首秀“翻车”:议价能力若不提高 “低过老罗”恐上热搜

4月1日晚,新晋主播罗永浩开启直播带货节奏,在3个小时的直播中,交出了一份1.1亿元的成绩单。  凭借之前积攒的人气,近4900万人进入罗永浩的直播间,围观他的蜕变。  然而,让人遗憾的是,大家没能如愿以偿地听到老罗顺溜地讲相声,反而看到了一个有些拘谨的老罗。直播过程中,拿捏不好节奏的罗永浩不断被网友催促“先上链接再介绍”;有些产品说的全网最低价,结果友商结实“打脸”,低过老罗推介的产品价格;甚至还口误翻车——把自己带货的品牌说成了竞品的名字,而这个品牌的董事长恰好就在现场……  经验不足首秀频频翻车  当晚,老罗在3个小时里,用22种商品交出了一份1.1亿元的成绩单,不仅创下了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元,也为其在抖音“带货一哥”的地位夯实基础。  作为新人,老罗的带货能力不容小觑,不过,在直播过程中却问题频发,让不少粉丝忍不住吐槽:真啰嗦、为什么没有相声、听不下去、不看公屏吗……  可以看出,老罗在首场直播的带货节奏上,把握得并不到位。不仅多次询问身边工作人员,讲解速度是否合适,而且还发生了一场不小的“翻车”事故。  老罗在介绍极米的一款投影仪时,竟脱口而出了该品牌的竞品——“坚果投影仪”。这对直播行业的带货主播而言,可谓一次重大失误。更何况极米的老板也在直播间,刚刚为粉丝们发出了一个10万元的大红包。  在工作人员的提醒下,正开心吃着雪糕的罗永浩瞬间紧张起来,说“感觉跟场噩梦一样”,并起身面对镜头,向品牌方鞠躬道歉称,“希望你看到我秃了的头皮后,体谅老年人痴呆”。可以看出,这个意外让老罗承受了很大压力,一度离开直播现场,表示想“压压惊”。直播结束后,罗永浩又在微博中表示:“无限惭愧。”  虽然极米方面在直播结束后,通过微博表示原谅老罗,“人生总是充满小插曲,何况第一次,加油!”,但首秀“翻车”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老罗也对自己的拘谨坦言,“完全不一样的工种,需要针对性训练和调整。”  刚说最低结果友商“打脸”  尽管网红罗永浩踏入了直播圈,但距离成为一个优秀的带货主播,还有一段路要走。而罗永浩团队在和友商的议价能力上,似乎也需要提高。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观看直播中发现,罗永浩团队时不时强调,自家直播间的商品价格全网最低,有些是“前3个月后3个月都没有的价格”。然而,记者却通过多款商品比对发现,并非如此。  先从搜狗的一款AI智能录音笔说起。  4月1晚上10点,罗永浩团队在直播中表示,“原件2698元到手价2448元,(这个价格)现在在哪里都找不到,闭眼买”,并现场测试了录音笔。与此同时,在一款比价APP上,同款产品在其他电商平台只要2398元。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搜狗录音笔上发生的事情并非个例。还有一些产品,甚至是友商自己卖出的价格,都比老罗直播间里便宜。  在介绍一款多功能人体工学转椅时,老罗团队称,是网易严选的朋友们找到了他们,直播间立减400元,优惠后的价格是999元。而这款椅子,在比价软件上的价格为989.1元,跳转后的链接,正是“网易严选”的网站。  此外,老罗直播间推荐的一款台灯,售价279元。而比价软件上则显示,这款台灯来自小米有品,价格为269元。  这些打出“低过老罗”价格的商品不禁让人疑惑:老罗团队和友商们协调的价格,真的是全网最低吗?大家花时间在直播间里等着上链接时的疯抢,不都是为了低价吗?倘若价格不是最低,为什么还要找老罗买东西?  “老罗刚入行直播,品牌名字报错了,可以原谅、容忍。‘价格’却动到了本质,他究竟有没有站在消费者的角度,认真帮大家选商品?”一位电商行业的资深人士向记者表示。  老罗的直播首秀,算得上成功,但远谈不上圆满。把品牌方名字念错成竞品名字、商品价格没优势、对产品不熟悉……相声效果尚可,但翻车事故频发,作为带货主播,老罗到底是个新手。  销售尚可议价能力待提高  对于老罗的这场直播,知名电商分析人李成东认为,首先要看结果,1.1亿元销售额、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,对首次涉足直播带货的老罗来说,已经是不错的成绩。“薇娅和李佳琦在淘宝已经做了几年直播,老罗第一次能卖1个多亿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”  对罗永浩来说,最困难的或许不是首秀,而是能否将这种号召力持续下去,“只是最近一段时间,还是以后都非常好,就很难说了”。在李成东看来,决定老罗能否持久带货的因素,一个是产品是否可靠,再一个是产品价格有没有竞争力。  但在4月1日晚的直播中,老罗刚喊完“上链接”,多个平台立刻给出了“低过老罗”的价格。当场打脸,也让观众对老罗团队的议价能力产生质疑。  众所周知,对主播而言,最重要的就是议价权,能从品牌方拿到全网最低价,是主播“江湖地位”的体现。此前,李佳琦曾因兰蔻给自己的套装价比薇娅贵20块钱,让粉丝全部退货,并在直播间“永远封杀兰蔻”。  罗永浩缺乏专业团队,准备时间也只有一周,仓促开播,无异于单枪匹马,议价权又从何谈起?而友商背后“插刀”,在李成东看来,只是一个公关事件而已。或者说,老罗直播的整个事件,都是一个公关事件,“因为有话题,大家都愿意看”。  互联网分析师、夸克传媒创始人王如晨认为,如果老罗再来一场直播,除非抖音更卖力地推广,注入流量,否则结果不会好。  在他看来,老罗直播中所选的商品,除小米手机等之外,“大部分产品都上市相对不短”,有清库存的嫌疑,而且价格也没有优势。至于直播表现,“一大半直播的活,都是助理完成的,跟他一人独立占据舞台演讲完全不一样,他不熟悉产品,缺乏情感灌注,没有增值的部分,所有产品都没有讲出一个完整有趣的故事,匆匆而过,捧哏也没捧出来,很尴尬”。  对于1.1亿元的交易额,王如晨认为,是罗永浩首次直播的新鲜感,以及他本人的名流效应和平台促销共同促成的。  不少“罗粉”是出于人情才下单购买,但人情终有一天会消耗殆尽。到时,老罗再次跌下神坛,也未必不可能。

原标题:罗永浩首秀“翻车”:议价能力若不提高,“低过老罗”恐上热搜

世界十大水怪|我国最早的字典|世界十大水怪|世界上最小的国家|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|太平公主怎么死的|历史故事|世界十大水怪